高房價與買房限購,使得幾十萬北京上班族選擇河北燕郊作為“睡城”。為了能擠上公交車,上班不遲到,他們幾乎每天早上5點就得出門,奔波在“朝五代償晚九”的上下班路上。刷卡2元便能從河北“跨省”到北京,儘管方便,擁擠不堪的公交車卻是這些上班族無法擺脫的苦惱。(昨日《新京報》)
  時至今日,如果你不是生西裝活在火星上,想必對於這種工作與生活分隔兩地的人,早已不再陌生。廣州也有居佛山者,就像一部分深圳打工族住在莞惠邊界處。這種人生模式,用文藝一點兒的說法,叫做“雙城記”,通俗一點可稱之為“窮忙族”———人生中有大量美好的光陰浪費在路上,你推我搡地吸尾氣,掙得再多又有何意義?更何況,如果掙得多也不至於住到他城去了,尤其是京冀都跨了兩個省級行政區。
  對於北京的跨省上班族,微博也常有吐槽和自嘲,有說在車上信用卡代償被擠成相片和沙丁魚的,更狠一點的說法是“能擠懷孕”。這個我相信,我有一位北京朋友開著私家車,不用天天擠公交上班,但狀況也好不到哪裡去。她說每次上下班的路上,都可以在擁堵時用手機看完整部電影,因為車流總是沒有盡頭。久而久之,她也習慣了這種披星戴月的生活,唯一憂愁的是,明天出門前再往手機里裝點什麼片子。
  不知道是不是很多新聞從業者都在這股跨省大軍當中,媒體常年偏愛此議題,隔三差五就要拋出來讓人感慨一番。當然,這是應該的。這麼一大撥人每天都在有規模地移動,陣勢堪比春運,稍有動靜就很容易在公眾當中引發共鳴,實在不該被忽略。想起前些天在談及北京地鐵擬調價時,有專家放言“北京大量人有事沒事坐地鐵”,結果遭G2000到猛批,這些天天把生命搭在上班路上的人,無疑是最有權反擊的。
  設身處地地說,很多人累死也要在北京漂著,並不惜把家安在河北和天津,完全可以理解,畢竟很多現實因素就擺在那兒。北京作為一線城市,機會多,收入水平也相對要高。此外,因為資源豐富,舞臺大,對人才的需求旺盛,社會整體比小城市要公平。換言之,沒有那麼當鋪多人情關係可講,是騾子是馬,有條清晰的道給你遛。不像二三線城市,一個小小的官二代同學通常能全方位占優,令你處處感受到人生黑洞。
  這也是很多人在逃離北上廣後,最終又折返的原因,大城市對很多人是一種無可替代的精神歸宿,而不是簡單的面子問題。只是,選擇了終日跨省奔波的人們,沒必要自我悲情。每種生活方式都有舍有得,就像你選擇了天天擠兩三個小時的公交車,便只能放棄與老家父母共享晚餐的時光,回到鄉村生活,也意味著要遠離0點全球同步上映的好萊塢大片。人生路很長,折騰點沒啥,重要的是清楚自己要什麼。 □小指  (原標題:[街談]披星戴月的跨省“窮忙”族)
創作者介紹

wk83wkvmz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